失败不可怕》有1个想法

  1. 好久没来看你了,看来老路似乎遇到了一个挫折。
    老路玩过LOL吗,里面有投降机制,除了没意思的局,一般的大劣势局面,或者必输的绝望局面,就算拼到最后,我是坚决不投的,我有个ID就叫“输不投”。
    我制止队友间的互喷,给他们说“666”,或者主动背锅,对,我主动背过很多次不属于我的黑锅,跟他们道歉。因为LOL是团队合作,没人引导士气,那就我来,我的目的很纯粹,我想赢,你们四个队友要听话。在这个目的下我有点执迷劲,我可以暂时放弃脸面,抛开我的情绪化,压制委屈。
    掉线两人,3VS5,没人发起投降,利用对面急于求胜的心理,打一波团灭战,赢了;
    全程被吊着打,逢面必死,五个人用添油战术挡住进攻,撑到后期,对面逢面必死,赢了;
    大家都不敢上,慢性消耗必输的局面,我带动全场不断突进,死了复活出门就上,也赢了。
    我现在想想,似乎是在潜意识里避免不尽全力后的失败的挫折感。
    但这不是我玩游戏的常态,太累,有时候我不是那么想赢,我开场莫名就情绪化了,完全不想压制,我毁掉这一局,而毁掉一局LOL的方式多种多样,我一般选择开喷。
    于是“输不投”也投过几次,后来我就不玩这个ID了,名不符实。
    你晓得不?在我选择开喷毁掉一局的时候有种莫名的快感,似乎发泄掉了不属于游戏里的戾气,而是为生活压抑的不痛快找到了出口,抛掉日常不说脏话的修养,我很他妈快乐。
    我知道这对其它四个队友不公平,所以我这快乐是有愧疚感的快乐。

    生活毕竟不是游戏,还是不能乱来的。
    我也有很多次没有用尽全力的失败,太多了,怠惰后的自责情绪很糟糕。
    如果能付出一些代价获得弥补的机会,那就很好;
    如果没有,果断放弃;
    当初没有得到的东西,事后,我常幻想有时光机给我机会,一想,这需要有平行宇宙才可能,那平行宇宙里的另一个我或许就走上另一条世界线,当然这是我潜意识里逃避现实的念头。
    实际上是,感觉也就这样吧,去掉以前给它添加的重大意义,也就这样,已经得不到的,除了让我痛苦,好像没有别的作用。
    我经历的每一次挫折,每一次伤害都如投射在心里的影子,有别人给的,也有自己给的,心里妈买匹,脸上还要透露微笑。
    为啥呢,表面上是为了维持日常生活,我心里存在一个永远难以企及的宏大远景,它使我有虽然抑郁,但不露表象的坚持。
    老路,你就对你自己骂一句妈买匹,麻勒个鸡,凶狠地谴责,触及灵魂地拷问,油锅上吊起来打,一次性渲泄掉自责感,尽快走出来。
    不是太累的话,我还是喜欢输不投的,不刚正面,侧面寻求胜机,我享受那种隐忍待发的难受感觉,就像阿萨辛,不被情绪掌控,理性总会带来胜利。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