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从古代给我寄来的信

尚邮提示有新邮件,我打开一看,主题是“come on young men”,点开瞅了眼,发现是一大段没回车的中文。看这情形,又是漏网的垃圾邮件,正准备删除,无意发现“卵子皮”三字,我宁睛一看,我滴个妈妈,这竟然是一封文言文写成的信!排了下版,帖出来炫耀炫耀,哇哈哈。

兄:

展信佳!

兄近来安好乎,仍与馒头缠绵乎,是否想念为弟乎?

前些日,拜读兄之大作,卵子皮,感慨万千。吾观兄之想象,如天马行空,比肩啊凡达,兄之文笔似行云流水,环环相扣,足获诺贝尔之文学奖,兄之猥琐,如涓涓细流,渗透于字里行间,招显于标题之中,凌驾于金瓶梅之上,呜呼,徒叹曰:强强强!

之于兄之另一大作,吾感次乃兄之历史遗留问题,变之,兄非吾等熟悉之兄,不变,又似与染缸不甚相溶,何去何从,兄定否?吾甚望兄能寻一中间之法,一劳永逸。吾曾闻,莲之出淤泥而不染,吾亦常赞其品性之高非凡物所能及也,然,转念之,如无泥中之根何来水上之莲?以上乃弟感兄似有困惑,顾多言两语,不求解兄之惑,但求抛砖引玉之效。

国庆假期,三弟携弟妹同归,吾特去见之,其间,弟妹温柔三弟乖巧,怎一个郎情妾意,甚是和谐。吾等只能在旁,点灯飘过。

吾近日虽习外文,但未尝敢忘吾之母语,故特以法写信,但奈何腹内空空,所知有限,文不顺,理不达,望兄见谅。

附:兄在外注意身体,常念,勿忘。

这封有意思的信给心情正不好着的我一些兴奋,没想到我家二弟比我想象中的还有才,还好咱读古书不少,不然可就尴尬了。好玩,欢迎继续有广大父老乡亲能给我以类似这种特别的方式来信来函来电(电子邮件,不是电话,-_-!)啊,哇哈哈。

老二从古代给我寄来的信》有9个想法

  1. 话说我前几天写了篇怀旧文,在Isword的博客上有转载,路兄不妨看看去?
    只是拿这个题材练手模仿白话文而已。内容都是浮云,都是浮云……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