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

在大学那会经常有人旷课,但很少有人会旷学期的最后一节课,因为很多时候那节课的内容是“划重点”。我一直无法理解老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在我看来,考试的实质应该是针对平时学习成效的“抽样调查”,因为一整个学期里学到的东西没办法全在列在一张试卷上,所以就采取这种较为科学的方法来估算实际情况。但是划重点这个行为很显然影响了抽样的随机性,很像现实中对于某“贫困村”的有计划性采访,或者是“准备迎接”某领导的视查,是难以反映平时的真实情况的。 于是我从不在考试前夕做任何特意的准备,我觉得那样反映不出我的实际学习效果。后来我知道,这种行为还有一个专门的词,叫“裸考”……查看全文

没敢进去

昨天的面试经历可谓离奇,写完后发现全文有点长,为了突出重点,所以删去了上午的部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问我要上午的。 上午那家位于“浦东”,下午的那家位于“青浦”。本来计划第一家完了直接去第二家的,可惜悲剧的我意思只记录了住处到两地的路线。即时上网查了下,发现前者右边和东海毗邻,后者西边和江苏东边接壤……怨念。 摆在我面前最保守安全的路线就是返回到和后者交汇的徐家汇倒车,可这种做法显然不是我的风格。于是我决定坐公交到附近的世纪大道,然后直接坐二号线到终点站。问了问卖报刊的老爷爷,说没有直接到的,我又问有没有转乘,他说不清楚,我马上买了本大众软件,然后又……查看全文

老路的面试

出来这一段儿,虽然最有意思的事情是辞职,不过面试也蛮好玩的。给大家讲讲其中印象深刻的几次,当故事听听也不错。 最丢人的面试 和考官简单的交谈过后,我给他看我写过的程序,然后他问我,你怎么实现的这个?我说,自己想了个算法。他说,那你这个算法的复杂度是多少?我脑袋旁边一粒汗珠渗出,我说呃……我没算过。 他睥睨了我一眼说,好,那问个别的,在什么情况下必须使用多态?我那滴汗滑过了脸庞,我说,呃……需要用的时候。 失望的他接着说,那问个基础的,你给我解释下什么是面向对象?那滴汗从腮帮滑下摔到了地上,我支支吾吾,这个,这个真不好描述啊,反正就是不面向过程…… 那人……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