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一盒药吃

前日早上起来实在难受,思量病不等人,决定不等周六了,马上就去做检查。到了医院挂好号排队,发现前面只有七个人,心中不禁一阵窃喜。可没想到等了大半天,居然还是七个人,都有一刻钟了,刚才那人竟然还没有出来!这种事火也没办法,只好耐心地等,将近两个小时后,终于轮到了我。 这大夫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看我进来叫我坐下。年过耳顺的人一般都比较和蔼,他认真地询问我各种问题,并给我做详细的检查。我心中一股暖流涌过,这年头要是所有医生都这么负责就好了。不一会儿完成了检查,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大跌眼镜,这老爷爷开始在键盘上打字,我看到他是在写诊断结果。上了岁数的人学电脑往……查看全文

医院足球

坐在电脑前敲这篇文章,我的左眼仍然看不清楚,五天的北京之旅结束,唯一的收获是在鸟巢边儿上感受了一下奥运氛围,本来还想看看搭这鸟窝的铁枝条有多宽,但却被挡在了几十米外,我亲身感受到了什么叫“插翅难飞”,给我一双翅膀我也不敢飞到对面的窝里,那些持枪的警察一定已经接到了“不明飞行物一概击落”的指示。 看眼的经历相当憋屈,不过让我充分地感受到了一些有中国特色的东西。 比如挂号,让我感觉到中国的人就是TMD多。第一天上午去的比较迟,已经没了挂号机会;第二天六点赶到现场排了两个小时队,领取了所谓的“预约号”;第三天一早出发,再凭此预约号才能排队挂号,排队期间和前面……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