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

今年是人生中第二次无法回家过除夕,我历尽千辛万苦也没抢到大年三十之前的票,初一才能坐上火车,到家就已是初二了。

初二是我很喜欢的一天,因为那是开始走亲戚的日子,对于我来说,“走亲戚”意味着可以有一群小孩子们耍。我姥姥那边有一群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我们从小都处的很好,但只有过年才能集齐所有人。每年的那几天,大家住在一起,从早玩到晚。那个年代物质并不丰富,但一幅扑克牌,就足够大家开心地玩一下午,一盘魂斗罗的卡带,就可以跟弟弟妹妹玩好几天。

可是很让人伤心,这群人的数量越来越少。先是大姐结婚了,她只会回来很短的时间帮着大人们做下饭。大哥在某一年突然就对我们玩的东西没了兴趣,他更喜欢和舅舅一起讨论汽车。然后二姐也结婚了,她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儿,之后她的心思就全到了孩子身上。大妹嫁人了,说不了几句话她就得匆匆赶去男方家。二妹一家很新潮,每年都到海南度假,已经很久见不着她们了。

也许一切都是我的错,别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兴趣爱好生活重心都在不停变化,只有我原地踏步,没有跟上他们的节奏,所以才会显得悲怆吧。

落伍》有3个想法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